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2022年08月0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三版:时尚
2022年08月06日

快递小哥的“苦辣酸甜”

阅读量:573

本报记者 施露

几下鼠标,就能坐等心仪的“宝贝”上门。这便利的背后,是这么一群人,无论严寒还是酷暑,都骑着电动车,穿梭于城市的街巷,爬写字楼、入住宅区,及时准确地将货物送到居民手中,这就是网购衍生的新职业——快递。

8月3日,记者跟随圆通快递公司射阳一部快递员李玉军,体验了他与时间赛跑的工作节奏,感受了“快递哥”的苦辣酸甜。

苦:“即使阴雨天,一小时下来身上都湿透了”

早上7点10分,记者在合德镇双龙兴村门口的快递分拣站见到了李玉军。据他介绍,每天早晨6点起床,一袋酸奶、一个蛋饼权当早饭,半个多小时就赶到双龙兴村分拣站。李玉军身高1.7米,体型偏胖,一次能扛起几十公斤重的包裹。灰色工作服、一辆电动三轮车、一部手机、一张地图,检查了这些上班“必备工具”,李玉军装好货物出发了。

夏季的阴雨天,李玉军穿着T恤跟短裤,记者问:“怎么不穿件雨衣?”他笑着回答:“穿上雨衣,这个天气就更闷人了,我现在这样出门一小时浑身湿透。”

辣:“希望大家能互相理解,相互包容”

东方明珠苑小区是居住率较高的社区,需要送快件和寄快件的人比较多。李玉军在楼宇之间前前后后奔波,搬着快件从楼梯上上下下递送。不到半个小时,就接送包裹20多次,累得满头大汗。

说起在居民区送货的场景,李玉军感慨良多。“碰上各大网络平台搞购物活动这种的日子,半天就要送货180多件。有一次一个收件人不在家,我打电话征求他是否可以请门卫代收,他却没好气地说,你下午再跑一趟,我要亲自签收。没办法,我只好下午再来一次。”李玉军说,“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心里挺不好受的,希望客户和快递员都能相互体谅,互相包容。”

酸:“已经很久没有回家看看爸妈,有点想他们”

李玉军老家在海河镇,距县城25公里,这个距离不算太远,但对于快递员这样的工作来说,回家已经成为“偶尔”。被问及上次回家是什么时候时,李玉军脸上明显笼罩了阴云:“大概有4个月了吧,上次还是我表弟结婚,请了半天假回去了一趟,跟爸妈相处3个多小时,又急匆匆赶来上班。”

“唉,还真有点想念爸妈,毕竟他们年纪也大了……”小伙子的眼角有泪光在闪烁,“我们这个工作就是起早贪黑,挣的辛苦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甜:“一个月能挣七千多,虽然辛苦,但心里甜”

下午1点40分,记者粗略统计,李玉军一上午共跑了5个居民区,接打电话92个,送货63件,并收到8件需要寄出的快件。

谈起收入,李玉军绽开了笑脸:“月薪7000多元,比窝在家里没工作强多了!”今年29岁的李玉军,20岁从事快递行业,一转眼已经9年了,李玉军对未来充满期待:“我准备再奋斗两年,攒够了首付钱就在县城买套房,把爸妈接过来一起住,这样一家就能团聚了。”“虽然辛苦,但能挣到钱,挣到钱,家里人生活就能更好,我的心里也更甜了。”说起家庭,李玉军露出满足的笑容。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
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谢谢!
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