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内容详情
2022年01月10日

戏缘

阅读数:449

张建忠

一晃我已奔六。我在写作和摄影的同时,还有个业余爱好,那就是听戏、唱戏、演戏,而且还成了戏迷,对淮剧、京剧、黄梅戏、豫剧、评剧等戏剧,都听得津津有味,尤其是对我们家乡的非物资文化遗产——淮剧,情有独钟。

去年春天,几个淮剧戏迷在县城举办淮剧票友联谊会,我有幸参加本次活动。票友聚会不拘一格,自己想唱什么就上台唱什么,那种陶醉和快乐劲就别提了。

每到星期二、四下午,大家不约而同赶到县老干部活动室,从长长短短、粗粗细细的布袋子掏出乐器,调二胡的调二胡,调板胡的调板胡,支板鼓的支板鼓……东西备齐了,弦子“咿呀”一响,戏迷们纷纷喝口水润润嗓子,准备登场。一番谦让之后,一位戴蛤蟆镜,着花布衫,穿青裤子的中年女子,抢先一步,立于活动室中央,先是唱了一出《断桥会见许郞面》中白素贞的唱段,接着又唱了一段《祥林嫂》的“天问”。别说,还真有点黄素萍老师和陈澄老师原唱的神韵。

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戏迷们也纷纷购买声卡、话筒、耳麦上网,在淮剧群里开始pk啦!特别是自从抖音直播开通后,戏迷们更是乐此不疲,大家不但面对面相互切磋技艺,而且还可以沟通交流。我那9岁的小孙子和5岁的孙女,看到我拿起话筒上抖音唱淮剧,非要坐到我的腿上抢过话筒吱吱呀呀哼几下,还不时地爹爹、奶奶叫几声,让淮剧票友们乐得合不拢嘴。

对于那些不能唱但喜欢看和听淮剧的戏迷们,市场上推出了一款唱戏机,百十块钱,但里面能存100多个淮剧段子,能唱一天一夜。老爸生前也是一个淮剧戏迷。6年前他在医院住院,我就给他送去一台唱戏机。老人一边挂水,一边小声听戏,忘记了病痛的折磨。最使人开心的就是我还培养了一个新戏迷。我清楚地记得,那还是8年前的夏天,我一下班,就把唱戏机往脖子上一挂,让孙子坐在童车里,推着他在小区里“兜风”,那开心快乐劲就别提了。那个时候孙子也离不开唱戏机,有几次夜里,孙子闹觉,只要唱戏机淮剧一放,他立马就不闹了。

“山青水秀春常在,春意浓浓百花开,百鸟齐鸣花似锦,一曲淮剧送暖来。”淮剧的确是给我家送来了许多的温暖,让我家的生活有了更多的色彩,更多的快乐,真的是很感谢戏曲,尤其是家乡的淮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