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2022年01月1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三版:射阳河
2022年01月10日

辞旧迎新说年味

阅读量:1032

邹德萍

岁月不居,光阴似箭。阳历年,阴历年,总是按部就班地如约而至,尽管“两个年”之间相距还有一段日子,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但再冷的天也挡不住人们忙年的热情。那渐行渐近的年节,日渐浓厚的年味,欢天喜地地向我们走来。

有人说现在过年不如从前,那么热闹,那么企盼,那么有年的味道,也许是看法不同,体会各异,很难整齐划一的。年味,究竟在哪里?人们这么说,在辞旧的总结迎新希望里,在朋友的微信互致问候里,在长辈分发的压岁钱包里,在父母准备的年夜饭菜里,在儿女大小的年礼盒袋里,在包子饺子汤圆的馅里。也有人这么说,在丰盛的蔬果肉品中,在满目的糖果糕点中,在鲜艳的春联福字中,在五彩的烟花鞭炮中,在似锦的鲜花盆景中……这种似无非有的感觉,无处不在,渗透在生活方方面面。有时看却无,却真实地在;有时身在其中,做的也是为“年味”添砖加瓦的事。

因为你没有经历过,所以没有体会。在浓浓的年味中,总有一些事情使我难以忘怀。在40年前,由于生产力不足,物资不丰,社会不富,农村过年都要眼巴巴地等生产队分红,拿到钱才去置办必需的年货。一些人口多劳力少的家庭成为“超支户”,生产队里分红时他们没有钱领,只能分点应急粮草,好多按人口应该得的口粮都卖到国家粮站去,超支户要再拿钱到粮站买回粮食,名曰:周转粮。我家就吃过这种粮食的,实在没钱了,父母卖周转粮计划的钱再从粮站买点粮食回家糊口度日。腊月忙年是超支户最难熬的时段,经历过这样的年味,才对“年难过”有刻骨铭心记忆。有的户除了借钱就是找生产队付三五块钱先过个年。我做生产队会计、队长期间,都尽力让超支户少卖周转粮,年底队里总想法留几十块钱,给困难户应急,那场景记忆犹新。尤其是面对数双无助期待的目光,那种年味真是滋味,时常浮现眼前。

今天说年味和过年,其实,过年就是过的一种心情,一种文化,一种传承。它是中华民俗的符号,祖先早已给它烙上“中国印”,那是根植于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基因”,是中华炎黄子孙顶礼膜拜的“祭祀”,也是人心向善向美的祈祷。

一元复始,人间皆春。天增岁月人添寿,年味浓淡总相宜。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
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谢谢!
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