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1年10月11日

油灯下的夜读

阅读数:1124  

邹德萍

每个读书人都有自己的美好时光,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生在乡下的我,油灯下夜读的记忆历久难忘。

在我到了上学念书的年龄时,有书可读却没有煤油点灯,乡下用菜油代替煤油救急,否则屋内就会比屋外还黑,灯下看书那是何等的奢望啊。定量供应点煤油,全家省着用也不够,父母允许每天晚上可看个把钟头,那时我宁愿不吃饭也要用好这点时光。后来父亲想办法搞点煤油,情况就有所改观了,小煤油灯每天晚上都亮了很久,有时候父母一觉醒来反复催着才吹灯上床。天黑后请出煤油灯放在吃饭的方桌上,一灯如豆,家人围坐闲话家常,我则开始阅读。昏暗的油灯下,我除了做作业外,先后读完《红岩》《青春之歌》等小说。即使屋外春雨潇潇,夏蛙吟唱,秋虫欢叫,寒风呼啸,我都沉浸在文字的馨香中。读到关键处,有时还会自己编撰故事,做只有自己才懂的笔记。把阅读所得佳句运用到作文中,多次被老师作为好文贴在班级后墙上,这成为推动我畅游书海的力量。

借光看书是我的另一种阅读时光,总让我想起凿壁偷光的典故。四叔家里经常聚人打牌,我就捧本书静悄悄地坐在桌角借光看书。不管他们桌上输赢,埋头字里行间,时间长了我习以为常,打牌人也习惯了我,包容了我。当他们打拼伙要吃夜饭时,我咽着口水提前离开,有时打牌人不让我走。既解了馋,又看了书,今天每每想起仍然心生温暖。四叔的几位老牌友们像过电影样回放眼前,乡亲们那种纯朴之情像无影之线总拽着我心向故乡。

万籁俱寂,村庄进入梦乡,母亲醒来轻轻嘟囔道,还不快睡。我立马吹灭油灯,一身都是月,回味书中情节,做着自己梦想,然后安然入眠。第二天醒来,全家人看着我笑,尤其是调皮的二弟还对我挤眉弄眼。我不明就里,追问他到底在笑什么。妈妈嗔怪道,自己去照镜子。我一照镜子也笑了,鼻尖、鼻孔、鼻翼都被煤油灯熏得黑黑的,头发还被“嗤”了一绺,那模样真是滑稽好笑。可当夜晚来临,我仍会一如既往地提前给煤油灯加好油。只要捧起书本,就把妈妈叮嘱我要早睡和所有的一切抛之脑后,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

后来读到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曾描绘自己的书房:每一次进入书房,我好像听见哗哗的掌声:主人来啦!看看我吧!翻翻我吧!争先恐后地邀请着主人。老先生如此的联想深深震撼了我。今天,人们住房宽裕了,应该给书房留有一席,它不在大小,有书则灵;藏书不在多少,常读则明。有人形容书房,如天堂自造、生活自娱、精神自丰、性情自谐、文化自乐。是的,家有黄金上斗量,不如教子在书房。

今非昔比,电灯早取代了煤油灯,可我依旧忘不了那样的读书时光,但愿灯下读书常读常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