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9年10月08日

“一江春水鹤乡流”

阅读数:394  本文字数:1137

彭辰阳

射阳是闻名全国的丹顶鹤故乡,但射阳不在长江边呀,沿海髙速和长江呈“T”字型,射阳县城在沿海高速东侧,离长江的南北距离少说也有20O公里,说“一江春水鹤乡流”岂非“天方夜谭”?回答是:确是事实!鹤乡射阳的百万人民早在今年春节前就己经喝上甘甜清洌的长江水。

鹤乡本来也是水乡,清清的射阳河滋润着这一方水土,但这十几年上游污染严重,老百姓把喝清洁卫生干净水的愿望转向祖国的母亲河长江。而我小时候的家又是住在一片荒滩里,孤零零的没有一家邻居,也没有河道,离能吃水的小河四五里路,吃水都是父亲用两个木桶挑回家。两个木桶一路挑一路晃,到家时往往每个桶里只有半桶水。为了不让水溢出来,父亲每次挑水时都摘几片芦叶放在桶里尽量保证水少溢出来,但往往仍是事倍功半。冬天雨雪路滑,常常连水桶都跌坏了,那时真是水贵如油。一家人用水省了又省,洗过脸洗脚,连涮锅水都要倒进猪食缸沤饲料,生怕戽掉一滴水。遇上大旱年景,射阳河也无力眷顾离它几十里我父亲每天去挑水的小河,港汊全都干了个底朝天,连浇庄稼的水都没有了。父亲在屋后的旱沟里挖个井(深塘)渗水,但由于人工挖的井太浅,不仅渗水很少,而且又咸又苦。喝上长江水是鹤乡人祖祖辈辈的梦想。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到新华日报社学习,报社组织我们这些通讯员到大运河边的扬州江都翻水站参观,讲解员介绍,翻水站每个孔都相当于两个小轿车高,共有6O多孔,每秒钟可提引长江水近500吨,自引长江水550吨,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翻水站。那次,我还真在运河边捧起一掬长江水尝了尝,果然清洌甘甜。

在新华日报社学习,偏偏老师又讲到李瑞环在天津引栾入津的新闻,我至今还记得那篇新闻稿的导语是“滦河引清水,人民品香茶”。之所以至今还记得这两句话,是因为在我幼小的记忆中对长江水的期盼刻骨铭心,那是发自内心的“渴望”。

这么多年来,祖国的建设日新月异,有通向青藏高原的“天路"、有“截断巫山云雨,更立西江石壁"的三峡、有上天入海的“嫦娥”“蛟龙”、有连接两岸三地的港珠澳大桥……但我从未想过,我们既不在长江边又不在运河旁的鹤乡有朝一日真能喝上长江水。

2016年初夏,我无意中听说包括鹤乡射阳在内的盐城市开始引长江水了。那天的心境真是“漫卷诗书喜欲狂”,立马叫上几位文友,驱车到引水点大运河边的扬州宝应县氾水镇一探究竟。原来,引长江水是当年江苏省省长的1号工程,市、县工程指挥部己经运行了好长时间,施工也在如火如荼进行。这项工程全长近160公里,总投资70多亿元,工期3年,建成后每天向射阳供水10万吨,完全能满足鹤乡百万人民饮水需求。

一晃到了2018年12月,没想到工程提前竣工,笑得合不拢嘴的鹤乡人奔走相告:自来水龙头一开,哗啦哗啦的长江水直往锅里淌,鹤乡人民从此喝上了幸福水!

“一江春水鹤乡流”,似梦非梦,来得突然又是必然:厉害了!我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