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4月15日

典型案例

阅读数:260  本文字数:2928

“法轮功”非法入侵个人移动通信设备案

2018年,“法轮功”分子罗某某根据境外“法轮功”技术网站“天地行论坛”的指导,在江西南昌某汽车客运站内,利用智能手机和无线路由器,通过“法轮功”定制软件,设置名称为“10086”的免费WIFI(让群众误认为是中国移动的公共热点);群众手机连接该WIFI后,会自动弹出“法轮功”反宣网站,并可把“法轮功”视频、图片、翻墙软件等快速下载到手机中,且不能浏览其他网页。此类非法反宣活动不仅覆盖人员多、影响恶劣,而且该伪热点能够劫持连接设备的网络流量,盗取未加密的个人隐私数据,如在微信和短信中发送的各类资金账户的密码等,对公民个人资金安全产生威胁。请广大人民群众慎重连接免费WIFI。

网络谍影

李某,高中辍学。2014年8月,他打工期间到一间网吧上网,发现QQ中有人申请加为好友,备注信息:“你想发财吗?有份好工作在等着你!”李某贪图钱财,随即将其加为好友。

对方不说自己开的什么公司,经营什么,只让李某称呼她老板,李某推测这位应该挺有钱,便谎称母亲有病,急需800元。对方立刻答应下来并告诉他,做了她提供的这份工作,今后钱不是问题。老板给李某转了800块钱,李某拿到钱便挥霍一空。再次网聊,李某以为老板会要账,可没想到,对方不但对那800块只字未提,还要再给他钱。

这位老板告诉他,如果母亲的病好了,建议用这笔钱买一部手机,就当是她送给新员工的礼物,当然,也是为了联系起来更加方便。

先拿了800块钱,又得了一部手机,李某暗自得意,觉得占了不小的便宜。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几天后,老板又告诉他,为了方便他上班,公司还要再配一辆摩托车,随后寄来4500元。

钱拿了,手机买了,摩托车也开上了,没过多久老板再找到他,这一次不是给钱,而是指责他说谎。原来,在网聊中,李某一直自称是五指山人,老板说,其实公司早就知道他的家不在五指山,而在海南某县。李某听罢一阵紧张,感觉到自己其实早就在人家的掌控之中,此时对方亮出底牌,告诉他,他的工作便是返回家乡,去了解位于那里的一座军用机场的相关情况。

2014年9月,李某约洪某来到机场周边,为拍摄做前期准备,见路途较远又怕被抓,他便决定退到幕后,由洪某再找两个人实施拍摄。李某许诺向三人支付工资,第一个月1000元,第二个月1500元,结果,在金钱的诱惑下几个人开始铤而走险。

每次偷拍完毕,洪某都会将相机交给李某,由李某通过网络传送出去,接到情报对方就将报酬打给李某。2014年9月至12月间,李某等人前后16次,拍摄、报送机场图片数百张,领取间谍经费26笔,共计51000多元。每次拿到钱他们都去挥霍一番,但每次事后他们也感到后怕。

对方就是要用金钱换取情报,他们先让李某偷拍军机图片,又要其统计军机起落时间并绘制机场地形图,威逼利诱双管齐下,让李某既心怀恐惧又欲罢不能。正在此时,国家安全机关及时将李某抓捕。因非法获取国家秘密,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危险的“邂逅”

2013年12月4日上午11点26分,海军东海舰队某仓库哨兵何长城正在待岗,这时营区大门外的一个情况引起了他的注意。一辆白色小轿车停下来,摇下车窗向营区拍照。何长城看到这种情况跑了出去,大喊一声:“军事禁区不要拍照!”

一段监控记录了当时的情况,从画面上看,停在营区门口的白色小轿车看到有士兵追出来,马上启动加速往西开去。何长城记住小轿车车牌号后,立即返回拉响警铃在营区门口设置路障和破胎器,几分钟后,小轿车返回被拦截搜查。搜查时,营区大门的照片已经被删除,但可疑的是,这名男子的手机里存的全都是军港、码头、军事设施的照片。

这名男子很紧张,说话有点语无伦次,他解释说自己是一个军事爱好者,平常喜欢搜集这方面的照片。

这名男子刚解释完,他的手机就响了。屏幕上显示这个电话是一个外国人打来的。

经讯问,这名男子叫陈威,宁波象山人。2008年5月到某国留学,留学期间学习成绩优异,毕业后进入某国一家著名企业工作,2012年在某国辞职创业,说到陈威和某国男子的相识,完全是个偶然。因为开公司需要发展客户,陈威经常参加一些社团活动和研讨会。一天,一个外国朋友找到他,邀请他参加当地一个关于中国风险的研讨会,陈威准时到了会场。

会议间歇有一个境外人员主动与陈威进行攀谈,双方就交换了名片。当晚一回到住所,陈威就给这个叫寄田的人发了邮件。在这封邮件中,陈威简单介绍了自己及公司的情况,并写道:“我商业方面的经验还很浅,所以请多多指导,你方便时,我们在一起吃个饭吧。”很快,他就收到了回信。

寄田说,他现在主要从事对中国的研究工作,通过向外国人走访来了解一些对方所在国的情况,以便有利于一些问题的解决。

几天后,两人再次见了面。

这个同龄的外国人让身在异乡的陈威觉得亲切、儒雅,凡是对方所问,陈威都认真一一作答。然而这看似平常的拉家常却暗藏玄机,从这次聊天中,寄田了解到陈威信基督教,在互联网方面有专长,他马上根据陈威的特长试探性地为他布置了任务。

他问了陈威一些宗教方面的问题,这样的请求并没让陈威警惕起来,因为寄田提出请求时说的都是:能不能帮忙看看,不行别勉强之类的话。这样的态度,让陈威很愿意为这个朋友效劳,很快,陈威就完成了寄田的委托。之后,寄田经常委托陈威完成一些任务,陈威虽然觉得敏感,但陈威并没有拒绝。

陈威作为一名在境外工作的普通人,之所以被外国间谍机构选中成为策反的对象,是因为他的家乡正是重要军事目标的所在地。而间谍人员掩藏祸心,以感情、金钱等为诱饵,投其所好,拉人下水,是其惯用的手法。意志薄弱者一旦上钩,就会越陷越深,难以自拔,最终堕落为罪犯。所以,无论在国内还是境外,国家安全意识这根弦时刻都不能放松。陈威因为国外间谍机构提供情报,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7年。

连云港赵某间谍案

赵某,1962年生,连云港市某县文广局聘用人员。2013年10月,赵某被境外间谍人员网上勾联策反,并通过微信递交了个人简历。在间谍人员授意下,广泛攀拉我党政机关内部人员和军事院校老师,经常与他们喝酒吃饭送礼,并暗拍照片作为威胁的把柄,随后便向他们索要、窃取内部文件。半年内,赵某搜集并向境外递送了我机关、军队内部大量涉密资料,先后获取间谍活动经费74500元。2015年1月,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罪”判处赵某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神秘“地质勘探队”引起导游警惕

老张是我国南方某城市的一名导游,旺季时带团旅游,淡季时便开着自己的小型面包车帮别人拉货挣点劳务费。2016年3月9日,老张接了一个租车单子,对方有六七个人,其中还有几个外国人,大大小小的箱子共有20多个。按照对方的指引,老张驾车驶向了远离市区的山里。

对方称在山里勘测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地热资源。老张是本地人,却从来没听说过这里有温泉资源,倒是有一个军用基地,更何况外国的勘探队在我国从事科研工作应该与本地的相关部门联系,而不是自己独立行动。老张警惕起来。

机警的老张决定试探对方一下。在完成当天下午的测量工作后,老张送大家回酒店的途中,故意改变了行车路线,借此判断对方对当地的了解程度。没想到,对方立马就急了,出声询问。

老张每年的岗位培训都包含安全教育的内容,这使他具备了一定的判断能力。最终老张决定拨打12339举报电话,对接线民警详细讲述了自己所发现的疑点。国家安全机关非常重视,并对他的举报给予了高度肯定。后经过国家安全机关调查确认,这支所谓的“勘探队”,涉嫌窃取我国重要军事秘密。国家安全机关为老张颁发了奖状,并奖励人民币1.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