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9年04月15日

陌生的“祭拜客”

阅读数:296  本文字数:999

董素印

清明前夕,老队长坟墓前来了一位衣着整齐、面孔陌生的中年男子,将随身带来的祭品整齐摆放到墓碑前,恭恭敬敬地双膝跪地,烧着“纸钱”。

这位祭拜客叫“大王”,年轻时外出创业,现在南方城市开办一家快餐公司,每年收入超百万元。

提起“大王”,人们偶尔还有点印象。其实他叫“王大”,是本村人,幼年丧失父母,跟随奶奶生活,因年少无知,缺乏管教,小学毕业后就辍学。由于他生性好斗,村里同龄人都叫他“大王”。

成年前那年春天,“大王”拦路抢劫一位路人,被劳教管制五年;刑满释放后,正值青春年少的“大王”逐渐上了“路子”,年迈的奶奶和乡邻四处为他提亲说媒,希望他早日成家。但毕竟是“穷光蛋”,又有“前科劣迹”,谁家姑娘愿意接纳?不久,奶奶又去世。经受打击的“大王”再次变得桀骜不驯。

老队长与他谈心,了解他的思想动态;作为长辈的老队长从小到大对他及其家庭一直长期资助,“大王”是刻骨铭心的,无论何时何事,他都愿意与老队长“掏心窝子”。当得知“大王”意欲到外面闯荡、又苦于身无分文的想法时,老队长二话没说,将家中仅有的300元积蓄全部拿给他,叮嘱他好好做人做事,待“发达”后再归还本金。

怀揣老队长的期望和资助,“大王”只身来到南方城市,成为村里最早的打工仔。在这片举目无亲的繁华世界里,他打过短工,摆过地摊,卖过冰棍,什么事能赚钱,他都争着干。

一次偶然的机会,“大王”进一家合资企业当上工人。平时与厂里许多工友都到地摊上买饭吃,经常将小吃摊围得水泄不通,这让“大王”看到商机,他组织另外两名工友利用下班时间摆起快餐地摊,专门给自己同车间的工友提供餐饮服务,额外挣得一份收入。头脑活络的“大王”干脆辞掉厂里工作,独资开办专业快餐配送公司,将业务扩大到周围厂区,几年下来,不仅购置了自动化快餐加工、包装设备,拥有自己的工厂,还娶回漂亮老婆,在这座城市安了家。

吃水不忘挖井人。“大王”从一个身无分文的流浪汉打拚成为百万富翁,他感激的第一个人就是有再造之恩的老队长。

那年春节,“大王”带着丰厚的年礼,专程回乡归还老队长当年资助他的启动资金和利息,聊表对老队长多年的“帮教”之恩。到家后听说老队长因病去世多年,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大王”悲痛欲绝。他趋车直奔墓地,搂着老队长墓碑痛哭一场,向老队长诉说自己的创业故事,并发誓将这座坟墓视为父母“阴居”,永久祭拜!

以后每年的清明节,无论再忙,“大王”都如约而至,亲自前来祭拜老队长,20多年从不间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