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4月15日

杏花烟雨四月天

阅读数:340  本文字数:611

江正

春在四月是美丽的。冬寒尽,柳飘绿,春花处处,旧燕归来,布谷催春……清明前后,随着一两场春雨绵绵落下,大地处处便见“沾衣欲湿杏花雨”的妙境。

这时,是无论如何不能窝居在家的,一把伞,或一顶斗笠戴了,任意踏上一条乡间道路,去看这“杏花烟雨四月天”难得的美丽。乡间人家多被桃杏包围着,见杏花总有人家和炊烟。其实杨万里撰写的“红红白白一枝春,晴光耀眼看难真”的句子才真实,杏花它红红白白也像天上的云霞。它渲染着春天的乡间,再有朦胧烟雨,如梦似幻。这时走进景,就像走进梦幻的仙境,不禁吟诵:“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这是杜牧和陆游的诗句,他们时空隔代,地北天南,拈来杏花,各怀异香。我思忖诗中“杏花村”并非地名,恐是酒肆,是盛开的杏花让诗人醉美得信口而吟。然而诗酒自古相得益彰,正所谓杏花村中出佳酿,美酒醇香飘四海。

烟雨蒙蒙,青草离离,多少有些凄凉。可因了杏花,那淅沥的春雨却愈发可人。杏花自古惹人喜爱,魏晋南北朝时期,以杏花待客为礼节之尊,周庚信《杏花》诗曰:“春色方盈野,枝枝绽翠英。依稀映村坞,烂漫开山城。好折待宾客,金盘衬红琼。”唐朝好杏花甚过历代,杜牧“莫怪杏园憔悴去,满城多少插花人?”勾勒出唐时街头风景。邵雍“更把杏花头上插,逢人知是看花来。”极言当时插花之盛。

出于对杏花的偏爱,我不仅搜罗过前人吟杏之作,还在家的前后,特意栽植许多杏树,就为这“杏花烟雨四月天”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