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9年04月15日

又见老鸦捕鱼欢

阅读数:407  本文字数:1247

高亚

烟花三月,春风呢喃,鸟鸣啾啾。碧波荡漾的河面上,一叶扁舟,穿风踏浪,由远及近。船上头戴斗蓬,身披蓑衣的渔翁,稳稳站立船头,娴熟地挥动竹篱,老鸦像列队的士兵站在船舷两侧,在渔翁指令下,相继扎入水中,不一会儿就有老鸦嘴里叼着鱼跃出水面快速向小船游去。这是瘦西湖上在表演传统项目“老鸦捕鱼”。如诗如画的场景,令游人如痴如醉。呐喊声,如山洪奔泻;欢笑声,似小溪流淌。我也陶醉其间,沉浸在往事的追忆中。

鸦,学名鸬鹚,是一种以吃鱼为生的游禽,它嘴硬且长,呈锥状,便于啄鱼,腿在身体后位,脚趾扁长,善于游泳潜水。食道张驰有力,喉咙下部有小囊,2、3斤重的鱼可活吞下肚。捕鱼的鸦,以雄鸟为主。雄鸟力气大,灵活,捕鱼更厉害。鸦寿命有20多年,最高产的岁数是3岁,这个年纪的鸦,身手矫健,是捕鱼好手。10岁后,捕鱼本领就下降了。

我老家门前是条古老的自然河——大洋,河水清清,终日潺潺流淌。儿时,每年开春解冻,隔三差五都会从河面上传来竹板敲击船身的“咣咣”声响,在空旷的河面上,声音是那么清脆、悦耳,又是那么洪亮、醒神。每当听到这特有的声音,小伙伴们都会不约而同往河边跑,大家知道是老鸦船来捕鱼了。看老鸦捕鱼是件快乐的事,吃渔船上的小鱼煮咸菜更是件解馋高兴的事。

老鸦船是木制的,船体不大,有前后两个仓:一个仓装鱼,一个仓放杂物。船舷两侧搭两个木架,供老鸦站立。渔民手拿竹篙,竹篙既可以撑船,又作为打捞老鸦的工具。

鸦下河捕鱼前,主人会用绳带将其脖子系起来一部分,以防鸦将捕到的鱼吞下肚。鸦捕到鱼后,就会趾高气昂,快速游向船,向主人邀功请赏,主人将游到船边的鸦拎起来,用手往它脖子下一抹,鸦就会吐掉嘴里的鱼,主人随手从船仓里抓几条小鱼塞到它嘴里,算是奖赏,吃到鱼的鸦又精神抖擞游去捉鱼。没捕到鱼的也气定神闲,抖抖身上的水,又潜入水底。也有贪心的鸦,捉到鱼后,往船的反方向游,边游边鼓大食管,使劲将嘴里的鱼往下吞,它不知道自己的嗓子已被主人控制。为防鱼蹦下河,主人只好撑船追赶,用竹篙顶部的铁勾,勾住鸦腿上的绳子,将它拖上船,强迫它将嘴里的鱼交公。

鸦船捕一阵后,船就靠岸卖鱼,有钱人家买大鱼,没钱的就买小点的鱼,甚至是给鸦吃的螺螺汉、柴格丁、小昂刺、小虎头鲨,小鱼煮咸菜,鱼鲜咸菜也鲜,小鱼骨头软,吃小鱼不吐骨头,全部入口,喝着稀饭,香到灵魂深处。

“老师傅,请问刚捕的鱼卖吗?”

“对不起,不卖!”

身旁游人的对话拉回我的思绪。原来渔船表演结束,靠岸小憩。游人逐渐散去,我带着童年的雅兴和许多不解,赶忙和渔民攀谈起来。

表演的渔翁,是扬州宝应人,今年已69岁,他所在的村原来家家户户都驯养鸦。现在,只剩他家还在养,他已坚守55年。如今,这一古老的行当和技艺,已没有年轻人愿意传承,他的12只鸦也可能会离自己而去。老人说完,摇头叹气上了船。船上的老鸦像是听懂主人的话,缩着脖子,裹着身,心事重重,无精打采地蹲立船舷,纹丝不动。船离开岸,篙起篙落,河水哗哗,老人和鸦渐渐远去,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中……

望着远去的背影,心头一阵酸楚:来年还能再见今日的风景吗?